日研讨者:“我与时光赛跑,挖掘南京大屠戮史料”-西部网 陕西新

2017-12-16 11:00

  原题目:“我与时间赛跑,发掘南京大屠杀史料”

  小野贤二在书房讲述自己的研究经历。书桌上摆放的是他收集的侵华日军士兵日记。本报记者 刘军国摄

“16日……将一部分俘虏押到长江岸边枪杀”。

  “17日……将剩下的1万多人处决”。

  ……

  这是一名叫菅野嘉雄的侵华日军80年前日记中的一局部。发明这今日记的,是一位名叫小野贤二的日自己,他从1988年开端挖掘参加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的资料。

  小野虽不是大学教学,但比一些学者更谨严与专一。在近30年的时光里,他对约300名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士兵或其遗属进行了采访,收拾了200多人的证言,收集了31本从军日记和其余日军侵华期间的资料。

  “南京大屠杀空口无凭,不容改动”

  小野是一名一般的日本人,在日本福岛县一家化工厂工作了40多年撤退休;小野又是一名不平常的日本人,对南京大屠杀进行了近30年的调查研究。

  小野的家中,没有其他过多的陈设,每个房间都有书架,每个书架上都摆满了与南京大屠杀相关的历史书籍,让人误认为走进了某个大学的图书阅览室。

  书房更清楚无误地告知人们,这是一位历史学者的研究室。除了一张书桌、一台笔记本电脑,靠墙的书架上整整洁齐、分门别类地摆满书籍、笔记等资料。在书房里,小野对本报记者先容,这个书架上是客观反应南京大屠戮历史的材料,是他平时考察研究的参考资料;那个书架上是日本右翼曲解、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他进行研讨批评的对象。

  1937年12月,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屠杀了30万已经放下兵器的中国军人和赤手空拳的普通庶民。由福岛县出生的士兵编成的第十三师团步兵第六十五连队,是参与南京大屠杀的众多军队之一。在从前的近30年里,小野简直走遍了福岛县的每一个角落,对该连队的约300名士兵或其遗属进行了采访,整顿了200多人的证言,收集了31本从军日记。

  “南京大屠杀铁案如山,不容篡改。”小野通过对侵华日军老兵日记在内的多方资料进行反复比较论证,并在此基础上直接对南京大屠杀的亲历者做口述调查之后认为,从1937年12月16日开始,第十三师团步兵第六十五连队在幕府山麓长江岸边枪杀了17025名中国人。上世纪90年代初,小野的这一调查成果被日本媒体报道后,引起了日本右翼的强烈不满。但因为小野是以详实的史料及自己对亲历者的调查为根据,经由多方证明得出的论断,右翼对此无法质疑更无法批判攻打。

  1996年,小野与藤原彰、本多胜一独特编撰的《记录南京大屠杀的皇军士兵们??第十三师团山田支队士兵们的从军日记》在日本出版。日本专家以为,这本书揭穿了南京大屠杀是所谓“自卫开枪”“南京并没有产生大屠杀”等谬论和谣言,是反映南京大屠杀事件的名贵史料。

  “以调查南京大屠杀作为人生目标”

  小野非常低调。当记者重复问他是什么力气支持着他保持调查研究这一在日本极其敏感又受到质疑的课题时,他只说,作为一个日本人,自己愿望调查明白事实毕竟如何,还原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本相。他还说,自己对化学丝绝不感兴致,也厌恶在化工厂工作,但为了赚取调查南京大屠杀事实所需经费,他必需工作。因为化工厂24小时运行,小野有时候晚上工作,白天去调查访问亲历者。除了睡觉、上班之外,他把所有的时间和精神都放在了对南京大屠杀的调查研究上。

  当初这些介入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早已逝世。小野向记者回想道:对每一名老兵的采访,都是一个庞杂艰苦的进程。良多老兵不乐意接收采访,他一次又一次上门劝告。终极,不少老兵被小野的真挚、当真所激动,把藏在心里多少十年,素来不跟别人甚至家人说起过的南京大屠杀阅历跟盘托出。

  上世纪90年代,一名叫新妻富雄的老兵把自己收藏半个多世纪的参军日记交给小野。在这本日记中,1937年12月16日那天的日记被抹掉,17日?20日也没有任何记载。小野说,“固然在他交给我的日记中没有相关记录,但这从另一个侧面阐明,新妻当年所犯下的罪恶十恶不赦,惧怕公之于众。”

  “新妻暮年深刻检查自己参与南京大屠杀的经历。他曾对我说,‘我犯了不可宽恕的过错,受到了天谴。大儿子在我从军未几后就夭折了,二儿子也在我之前去世’。”小野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采访新妻的情景时表现。

  在翻看另外一本日记时,记者问小野,在南京大屠杀那么悲惨的时代,为什么日记跟平凡没有什么差别,笔迹截然不同?小野答复道,“对被军国主义洗脑的日本侵华士兵来说,杀人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门,他们对性命没有任何敬畏。”

  小野无比忸怩。采访伊始,当记者问起他为什么从事对南京大屠杀的相干调查研究时,他幽默地说道,“我当时比拟闲”。但据多位跟小野意识的日本学者介绍,小野十分有正义感,面对那些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右翼,他盼望通过本人亲手收集的文字资料及亲历者的口述资料,让日本社会在历史事实的基本上以史为鉴,防止悲剧重演。在采访最后,小野才略显害羞地说:“我以调查南京大屠杀作为人生目的。”

  “收集史料是与右翼作斗争的杀手锏”

  小野的严谨认真、精打细算给记者留下了深入印象。不论记者问小野什么问题,他都要略微思考之后才回答,而且还不断翻阅相关记载加以确认。

  小野对记者说,“由于我从事的历史调查是一项异常复杂的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不容许呈现任何差错。假如涌现任何一点小的错误,都会被日本右翼紧抓不放,成为他们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借口。”

  “收集史料,用史料还原南京大屠杀真相,用事实谈话,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但也是与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右翼作奋斗的杀手锏。”除了调查研究之外,小野还把自己的结果向日本大众介绍,让更多日本人懂得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因为小野所说的每句话,不仅有历史资料作证,而且由不同起源的历史资料彼此证实,所以日本右翼虽然非常厌恨小野,却无法进行批评。

  除了证言、日记之外,小野还收集其他一手史料,包含大批当年日本侵华战斗期间登载在日本报纸上由从军记者所写的相关文章。对小野来说,最可贵的财产就是自己收集的南京大屠杀相关的资料。他胆大妄为地拿出5本从军日记原件。虽然历经80年,但记载南京大屠杀这一人类宏大惨案的记载仍然清楚可见。小野从来没有统计过自己为调查南京大屠杀破费了多少钱。他没有什么存款,除了保持基础的生涯外,所有的工资都用在了调查南京大屠杀史实上。

  “我在与时间赛跑,去发掘南京大屠杀史料”。小野说,一方面自己年纪大了,很快将无奈进行相关调查;另一方面,跟着日本老兵的离世,那些从军日记等资料也开始缓缓消散,现在不去做,当前再也做不了了,将会留下历史的永恒遗憾。(刘军国)

编纂:

相关的主题文章: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